麻豆传媒作品在线观看

不提府里人不解安然怎么那么没眼力,跟个府里无权无势的小透明来往,却说府里为着省亲的事忙成了一团,吴二夫人年纪大了,一个人渐渐支应不开,而吴二奶奶比吴二夫人还会办事,且又年轻,当下吴老夫人便让吴二奶奶协助吴二夫人一同处理省亲的各项事宜。

吴老夫人这样安排也是正常的。

事实上,这家该吴大夫人当才是,毕竟她才是正儿八经的长房长媳,只是她出身低了,应付不来府里的场面,且在吴老夫人那儿也没体面,更重要的是,连个儿子都没有,所以吴老夫人便一直让吴二夫人管家,反正吴老夫人还在,由谁管家,都是她一句话的事,也不见得非得长房长媳才能管家。

不过这到底是不正常的,毕竟一般人家,都是长房长媳管,现在只是因为长房长媳上不得台面,她才让二房媳妇管的。

现在好了,长房长孙媳出身体面,又有能力,所以吴老夫人让吴二奶奶协理办事,这很正常,事实上,吴老夫人已打算在这次省亲事后,如果吴二奶奶办的不错,以后就由她掌家,免得不由长房人管家,外面人说他们府上长幼不分。

而吴老夫人的安排果然没有错,吴二奶奶的确有能力,将什么事都处理的井井有条,更重要的是,她才二十出头,比已经四五十岁的吴二夫人有精力得多,所以处理起事情,总能又快又好,不像吴二夫人,到底年纪大了,有时事情一多,她忙不过来,事情总会今天拖到明天,明天拖到后天,而吴二奶奶就不一样了,她一般能做到当天事当天结,这让府里上下对她很快信服,让吴二夫人虽着恼自己被侄女夺了权,却也不能说什么,毕竟这是老太太的安排。

虽然这样说,但失了权,吴二夫人心里还是很不自在的,况且脸上也过不去,于是便借口事情太多,累倒了,装病,越发将一应事体,丢给吴二奶奶做了,反正看样子,家里迟早是她管家,如此,她还继续辛苦做什么?

不说府里当家主母换了人,却说转眼就过了一年多,府里的一百万花光了,省亲别墅也建好并布置的妥当了,当下便上本,启请省亲之事,之后宫里给了批示,正月十五,正是阖家团圆的好日子,就让贤妃正月十五回去省亲。

因定了正月十五省亲,府里自是又忙乱了起来,可能也就安然和吴三郎最闲了,其他姑娘小子包括崔珍珠,都在准备接驾的事,生怕有疏漏之处,到时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。

安然闲,是无所谓;吴三郎闲,自然是因为他本来就是个富贵闲人,因两人都闲,其他人不闲,吴三郎找不到人玩,不免经常过来叨扰安然。

安然一般不会主动去找吴三郎,倒不是怕本就看她不顺眼的吴二夫人越发不满,毕竟她根本不怕吴二夫人,而是不想找;但吴三郎主动找她,她也不会将人赶出去就是了,至于吴二夫人看了会不会生气,那就不是她想管的事了,反正又不是她找的吴三郎,是吴三郎主动找她的,关她什么事。

因两人走动频繁了些,于是吴三郎跟安然的关系也亲近了不少,看的吴二夫人心里很是不舒服,想着以后有空了,跟娘娘谈谈这个事,要是娘娘不乐意方姑娘嫁给自己儿子,老太太总不能强迫。

温柔恬静少女那一低头最美

很快就到了吴元娘省亲的日子。

如何热闹气派,倒也不用细说,反正安然是跟着大部队,给吴元娘见了礼,人太多,吴贤妃也没时间一一跟众女眷说什么,顶多是跟她娘吴二夫人,还有吴老夫人多说几句罢了。

安然就算没有原身的记忆,也知道应该就是这样一个情形,更何况她有,大体知道是什么情况,所以先前并不像其他姑娘那样紧张,仔细地学习礼仪,只要大体上差不多就行了。

而在省亲后不久,吴元娘便下谕旨,说是省亲别墅空在那儿不免浪费,让几个妹妹,还有安然珍珠她们住进去。

不光姑娘们住了进去,也让吴三郎住了进去。

最后就是吴二娘、吴三娘、吴四娘、安然、崔珍珠、吴大奶奶、吴三郎几个人住了进去。

其实吴二奶奶跟吴大奶奶是同辈妯娌,照理说也该住进去才是,只园里都是单身,哪怕吴大奶奶结婚生了孩子,那丈夫没了,也是单身,吴二奶奶却不同,可是有丈夫有女儿丈夫还有姬妾姨娘一大家子的,住进去就不太合适了,所以便没进去。

而男丁,其实可不止吴三郎一人,好比大房还有个庶子,就是吴四郎,比吴三郎只小月份;又有二房的庶子吴五郎,比吴三郎小两岁。

按理,这吴三郎能住,他们都是兄弟,也该能住进去的。

但,别说姨娘过世了、比吴二娘还小透明的吴四郎没人过问,不可能有人让他住进园子了,便是姨娘还在世,甚至正得宠的吴五郎,也没人提让他住进去。

而这,可是让吴五郎的姨娘曹姨娘跳了起来,到处嚷嚷刚因省亲之事做的不错,如今已正式接掌吴家中馈的吴二奶奶偏心,只因二太太的儿子是她的侄子,就将人安排进了园子,自己不是她的姑姑,所以自己的儿子,她就排除在外,听的吴二奶奶不由火大。

吴二奶奶自然懒得搭理她,不过看在二叔宠她,怕二叔不高兴自己没将他小儿子安排进省亲别墅,还是解释了下,说这是娘娘的意思。

但曹姨娘可不接受她这个解释,嚷嚷道:“娘娘不可能这么偏心的。”就算偏心,起码也不会这么明晃晃地表现出来。“娘娘不可能想让别人说她只对亲弟弟好,不对庶出弟弟好的!”

曹姨娘以为自己这样说了,能将住吴元娘,让吴元娘纵然想偏心,为防别人说她,也会收敛一二,面上待自己儿子跟她亲弟弟一样,只安然听她这么嚷,差点想喷笑,因为很简单,吴元娘还真就是这样明晃晃表现出来的,一点也不怕这样做对她名声有什么不好的。

书客居网址: